24小时客服热线

0575-87270820

15068582756   耿老板

诸 暨 信 利 搬 家 公 司

Zhu   Ji   Xin  Li  Ban  Jia  Gong  Si

首页 >> 搬家常识 >>搬家常识 >> 诸暨搬家公司,【山东快书】孙老汉搬家
详细内容

诸暨搬家公司,【山东快书】孙老汉搬家

诸暨搬家公司,【山东快书】孙老汉搬家

说的是,习主席领导谱新篇,

十九大精神照河山。

惠民的措施千千万,

精准扶贫万民欢。

可就是有位孙老汉,

他又倔又强又犯憨。

好事面前不认账,

头撞南墙不挂弯。
你要问这是咋回事?

听我慢慢对你谈。

这一天,乌云密布雷声远,

凉风嗖嗖刮衣衫。

大街上过来人一个,

那走路就像风一般。

你要问他是哪一位?

他就是村支部书记“管事宽”。

(白)管事宽?

对,大事小事他都管,

老支书名叫张玉山。

他辛勤工作四十载,

如今已经六十三;

他立党为公最清廉,

时刻把村民的冷暖挂心间。

(白)好干部。

这几天,“管事宽”愁得直挠头,

只因为,他管人管地管不了天。

老天爷一直下大雨,

罕见的降水围村边。

老支书亲自排查看危房,

最惦记老人的生活和平安。

孙老汉今年八十整,

无儿无女住村边。

他腰不弯来背不驼,

不愁吃来不愁穿;

可就是住的有点让人不放心,

(白)住哪啊?

土坯房子整三间。

这土坯房已经几十年,

下大雨担心被冲坍。

可老汉说,这房子夏天凉来冬天暖,

住进去赛过活神仙。

眼下是阴雨绵绵不住地下,

土坯房住着可真悬。

老支书多次去乡镇,

列入了危房改造报到上边。

可一来是,下雨阴天难动工,

二来是,孙老汉不搬出旧房太危险。

为这事,老支书昼夜难眠吃不下饭,

急坏了老伴儿李秀莲。


“老头子,你那个脑子真是竹筒里边跑老鼠——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直进直出不拐弯!”

“哦,那你是不是有好办法?”

“那当然——

你先叫孙大哥住咱家,

新房盖好再回转。”

老支书听罢翘指赞,

俺老伴觉悟很高端(嘛)。

其实我早就这么想,

就怕难过你这一关。

嘿嘿嘿,那就好办了。”

“快去吧,别啰嗦了”

张支书这才去找孙老汉,

让他马上把家搬。

可老汉就是不听劝,

轮蹲着屁股就不搬。

张支书无可奈何回了家,

见了老伴说根源。

老伴说,一次不行去两次,

不信搬不动这座山。

张支书又到孙老汉家,

你说气人不?见孙老汉正看着电视把扇儿扇。

(白)滋润着呢。

老支书一见急了眼,

老大哥这事办得悬(哦)。

我说老哥哥,听预报今夜有大雨,

要有个闪失谁承担?

孙老汉一脸无所谓,

满不在乎把话谈:

(白)“嗨,怕个啥,怕啥呢?

我在这里住了多半辈,

一直没事很安全(嘛)。

给你说,俺这土坯墙厚一尺六,

垒墙基都是用的砖。”

(白) 好嘛,垒墙基没有用土的。

“再者说,我也不是那老鼠胆,

怕什么砸来怕什么坍?

俺觉着住在这里很随便,

出了事,决不赖你这老村官。

我今年已经八十整,

难道还活八十年?

这芝麻小事你也管,

怪不得叫你‘管事宽’!

快走快走你快走,

不搬不搬俺不搬!”

孙老汉上来犟劲儿不住口,

张玉山一时犯了难。

(白)“老哥哥呀老哥哥,你可真够……”

张支书眉头紧紧皱,

心里话,我把你靠来把你缠。

他搬起个椅子落了座,

又从兜里掏出了烟:

“老哥哥,你别发火,

先抽支香烟解解烦。”

“抽就抽,我才不怕那尼古丁来‘尼古卯’,

活过今天是今天!”

(白)   嘿,您瞧这脾气儿!

孙老汉呲儿啦呲儿啦抽着烟,

再一看,张支书呼噜呼噜打起了鼾。

(模仿呼噜声)

孙老汉摇摇张书记,

张书记不哼不唧不动弹。

“哎,哎,醒醒儿,醒醒儿,

你怎么大白天睡起来没个完?”

张玉山把眼一睁叹了口气,

“唉,我不怨别人怨老天。

他不该三天两头老下雨,

让我睡不好觉总失眠。

没成想熬了个熊猫眼,

老婆子看着都心烦……”

张玉山一字一句往下讲,

孙老汉一声不吭光抽烟,

“老哥哥,一下雨我就担心你,

白天黑夜心不安。

昨夜里,做了个恶梦吓醒了我,

睁着眼直到明了天!

(白)大兄弟你做了个什么梦啊?

唉,吓人呀——

我梦见,大雨倾盆不住地下,

你这三间土房全淋坍。

乡亲们,全都起床往这里跑,

120,‘嗡儿嗡儿地响连天。

我再一看老哥的脸,

哎呀呀,哎呀呀……咱就别再往下谈(喽)!……

老哥哥,快搬吧,

别粗心大意翻了船。

你看看,习主席领导得这么好,

幸福的日子享不完。

平平安安求高寿,

人越老变得越值钱。

俩老头屋里正说话,

从门外进来李秀莲。

秀莲她挂着支书没回转,

急忙忙放下家务来帮言。

“孙大哥,刚才我到了屋门口,

听老张劝你把家搬。

俗话说,受人劝吃饱饭,

多少人为你把心担?

老张为你睡不好觉,

我也整夜不能眠。

孙大哥,你这脾气再不改,

俺俩都往你这里搬;

咱们作伴来受难,

向老天宣战肩并肩。

不怕房毁屋子倒,

不怕仨人玩了完。

下医院,上西天,

是伤是死不喊冤!

一席话,直说得老汉没了话,

低下头微微红了脸:

“不是老孙我脾气倔,

我也是有苦不能言。

老汉我,无儿无女无依靠,

平日里,多亏你俩送温暖。

洗衣服,做被子,

还送钱送物送吃穿。

实际上我早已不忍心,

不愿意再给支书添麻烦。

李秀莲听了忙摆手,

(白)孙大哥,

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

搬俺家住上十来天。

上级拨来扶贫款,

镇里马上来送砖。

很快就盖起新瓦房,

不用咱自掏一分钱。

老汉说,天上的馅饼砸不着咱,

你说的这话不沾边。

李秀莲回头问老伴:

你没跟大哥做宣传?

“嗐,我光着急着劝搬家,

还没跟哥详细谈(呢)。”

咱不说老伴她把支书怨,

孙老汉莫名其妙愣半天:

“张支书,你们说的啥啊?”

“老哥哥,咱们国家有政策,

危房改造解危难。

优先帮助贫困户,

保障贫因户最基本的住房安全。

翻建新房有补贴,

政府给咱补助钱。”

张支书情真意切一番话,

孙老汉听了喜心间:

“老汉我新旧社会都经过,

新旧社会两重天。

旧社会贫富悬殊大,

新社会同奔小康把梦圆。

有了困难咱不怕,

党和政府在身边。

好好好,我这榆木脑瓜开了窍,

现在俺马上把家搬!”

老支书一听哈哈笑,

一巴掌拍在老汉的肩。

就这样,倔老汉搬出土坯房,

到下回咱再表老人家喜迁新居享晚年。


技术支持: 泉州百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×